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公司信息
 
国际看好中医药 着力进行中药的科学化突围

       在对中药的有效性保持信心的同时,明格也表示,大部分中药的作用机理、生物机理和化学反应机理都不清楚。事实上,这也是阻碍中药走向世界、赢得世界认可的一个重要因素  



        目前,我国的中药主要以食品或食品补充剂的形式进入发达国家市场,既不可能标明功能主治,又不可能作为药品进入药店销售。  



        英国的科学家正在不断努力,想要把“中药”咽下去。  



        对科学家来说,中药总是笼罩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神秘面纱之下,你很难准确地寻找出治疗特定疾病的中药配方中的关键组分——中药是如此的“难以下咽”。  



        斯蒂芬·明格,伦敦国王学院干细胞实验室主任、沃夫森老年疾病研究中心资深讲师,近些年来“半路出家”,开始了对中国传统中草药的研究,并希望可以从中寻找到灵感。  



        中药走向科学?  



        在过去十几年中,明格的研究小组主要从事广泛的体干细胞群体研究,以及小鼠和人的胚胎干细胞(ES)研究。2002年,英国人体受精及胚胎学管理局将两份研究人类胚胎干细胞衍生许可证之一颁发给了他和另两位教授。他的小组随后建立了英国第一个人类胚胎干细胞系。而在今年5月份英国议会下院通过了支持培育人兽混合胚胎的议案后,明格还在忙碌着推进他的人兽混合胚胎研究。  



        不过,近来明格频繁地来到中国,为的却是研究中药。今年2月底,明格来到上海并拜访了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上海中药创新研究中心等,目的是了解对方从中药中提取出来的,在临床上已经被证明为有效的活性成分。  



        时隔3个多月,明格再次来到中国,6月16日在上海举行的“中英生物医疗创新研讨会”上,明格表示,目前他正在和中国有关单位合作,把对方提供的植物萃取物拿来筛查,先是那些对脑细胞有刺激作用的萃取物,接下来会延伸到对比如心脏、肝脏等有刺激作用的萃取物进行筛查,以寻找确切的有效成分。  



        不过,和很多西方人一样,在几年前明格对中药还是很怀疑。改变他的,是一瓶棕绿色的泥浆状的东西。“那时候我在国王学院的一个同事皮特,问我能不能把瓶子里的中国药物在干细胞上试验一下,我最初很是怀疑。”结果,在细胞分化过程中,细胞分化的触手竟然从以前的很短,长得很长,像疯了一样。  



        这让明格相信,植物中的一些成分,确实会产生一定的效果。“比如阿司匹林最初也是从柳树上提取的。”明格说,他们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对中药的研究,“2003年我们曾经希望把研究成果商业化,但是没有成功,于是研究就中断了。之前大家的看法是,中药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学。”明格说。  



        而现在,研究的大环境似乎有了较大的好转。2007年,明格被任命为英国政府科学办公室焦点项目干细胞与传统医药(TCM)现代化研究主要负责人,研究采用传统医药中提取的混合物来治疗神经退化性疾病。  



        在对中药的有效性保持信心的同时,明格也表示,大部分中药的作用机理、生物机理和化学反应机理都不清楚。事实上,这也是阻碍中药走向世界、赢得世界认可的一个重要因素。  

        为了弄清中药的机理,一些制药公司和科研机构开始用典型西方式的方法对中药进行解析:先分离活性成分,再一个一个检测。这种还原方法得到了某些批准上市的药物。比如治疗疟疾的青蒿素,(其原植物)中医用来治疗发烧。  



        明格现在也处于这种困惑中,明格说,从中药中提取常规药物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们只知道某种植物在中国历史上被认为是对人类大脑有好处的,但是这种植物可以有很多提取物,到底哪些提取物是有效的并不清楚。他们要采用的方法,是不断的筛选,通过排除无效成分而确定有效成分。  



        中药多为复方,目前有记载的中药复方大约有10万个,有些复方包括多达50种草药,含上千种化合物。尽管中药复方具有自己独特的理论,而且经过数千年的实践,证明其是有效和可靠的。但是,绝大多数复方的有效成分尚不明了,作用机理也不清楚。由于方药配伍原则难以被西医所接受,中药复方的推广应用就受到很大限制。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确认最终的有效成分。”明格表示。英国剑桥大学药理系血管生成和中医药学实验室主任樊台平博士也是明格研究中国传统中药小组的成员,主要研究人参、丹参、当归,用以治疗血管生成类疾病,他现在也正在进行有效成分的分析。  



        虽然困难重重,不过樊台平表示,今年3月份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及其团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发表的一篇论文《剖析对急性早幼粒性白血病有良好疗效的中药复方黄黛片的分子机制》,让他们感觉到用现代分子生物学的语言来阐明中药复方的作用机理和配伍原理,向国际社会展示中药复方科学合理性的内涵,是完全可行的。  



        在陈竺的那篇论文中,在国际上第一次用生物化学的方法,阐明了中药复方黄黛片治疗白血病的多成分多靶点作用机理,并清晰阐释了中药方剂“君、臣、佐、使”的配伍原则。  



        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陈竺表示,长期以来,很多人都觉得拆解中药复方十分困难,因为将复方拆分后很可能就看不到原有的效果了,哪怕再把它重新组合起来,也可能很难看到拆分前的效果。而这项研究则说明中药复方配伍原则是合理的,在分子水平阐明中药复方作用机制是完全有可能的。  



        樊台平还表示,即便是西方医学,现在也越来越强调综合,“比如说感冒药,会同时具有退热、止咳和祛痰的功效,这和中药的复方有类似之处。”  



        国际化之困  



        中国传统的医药,和目前风头正劲的干细胞、人兽混合胚胎结合在一起,无疑会很好的提升中药的知名度。而且“这种合作,可以有效地说服西方人中药是有效的,更重要的是,英国中医药发展对欧洲有非常大的影响。”樊台平说。  



        据了解,英国目前有中药店6000家,中医从业者3万人,中药的年销售规模达到1.5亿英镑。在英国,90%以上的中成药通过诊所销售。目前英国也是我国中成药主要出口目的国之一,是我国除亚洲之外的第二大中医药市场。  



        但即便是如此,中药在英国的发展也并不那么顺利。2006年英国媒体刊登了一篇《中草药危险性大幅增加》的文章,报道一种名叫“复方芦荟胶囊”的药品,检测结果发现该药物中的汞含量超过英国标准11.7万倍。英国药物安全机构称,已发现了数起中国传统中药产生严重副作用的例子,这些副作用包括心脏疾病和肝功能损伤等。  

        “你经常可以发现,在国外的报纸上,介绍中医药疗效的篇幅很短,而指出中医药的毒副作用的篇幅很长。”樊台平说。  



        上海中医药大学中药研究所所长王峥涛对记者表示,如果承认中药是药品,就得承认药品不可避免有毒副作用,但是中药很多是作为保健食品出口的,以食品标准衡量中药,肯定会出现部分中药重金属、化合物等严重超标的问题。  



        日前在北京举行的中澳中医药发展论坛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会长周小明介绍说,我国从1996年开始推行中医药国际化战略,至今已有12年,中医药还没有在国际上特别是主流国家获得与其相匹配的法律认可。  



        目前,我国的中药主要以食品或食品补充剂的形式进入发达国家市场,既不可能标明功能主治,又不可能作为药品进入药店销售。有些国家甚至禁售中药,如在法国,病人只有凭西医开的处方才能从境外获取中药。即使在取得合法身份的国家,如澳大利亚,中药也被作为西药的替代药品,不能与西药平起平坐。此外,在绝大多数国家,中药尚未进入国家医疗保险体系,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中药在国际市场的推广。  



        近年来,国际植物药市场迅速扩大,国际间植物药贸易持续增加。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全球植物药市场规模约为600亿美元,但我国的中药出口却并不尽如人意。1996年我国中成药出口额为1.25亿美元,2007年出口额为1.5亿美元,12年间仅实现20%的增长。扣除物价上涨和汇率因素,中成药出口可能还是负增长。  



        而今年,第一家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药公司贵州同济堂,在上市一年,发布2007年报的同时也发布动议,拟回购所有流通股,原因就在于股票价值被低估。同济堂去年3月在美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0美元。然而上市一年来,股价除了最高达到12.88美元/股外,大多在低于发行价10美元的范围内波动。这也让人们再次意识到,中药概念在世界上的接受程度,可能并不那么广泛。  



        周小明说,从1996年到现在,怎样实现中医药国际合法地位的核心难题并没有得到破解,中医药在世界医药市场的发展依然面临重重障碍,中医药国际化的春天何时到来还没有真正的时间表。  



        在努力用生物化学方法分析中药复方机理的同时,王峥涛表示,为推进中药西进,中国还应该形成一些大的生产企业和品牌,并实现中药的标准化。“我们之前曾做过一个粗略的统计分析,发现中国出口的提取物,同质竞争非常激烈,一个提取物往往几百家企业在做。”  



        日本津村株式会社是日本最大的汉方药生产和销售企业,包括它在内的6家企业,占据日本80%以上市场份额。而中国有1000多家中药生产销售企业,很多规模小、产量低,且质量不可控。王峥涛表示,如果形成一些大企业和大品牌,其产品从原料到生产都严格执行标准,出口就相对容易一些。  



        王峥涛和他的团队目前正致力于进行中药标准的研究制定,本月底他所在的中药标准化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也将申请国家考核,一旦实验室、试验设备以及管理水平和技术水平通过考核,届时该实验室制定的中药标准,就有可能成为中药出口企业出口的依据。  



        明格对记者表示,他很看好中药在西方的前景,也相信中医药绝对有可能成为与西药平等的主流。
 
 
河北涿州东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河北省涿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火炬南街   邮编:072750
电话:0312—6672106   Email:hq@zzhongqu .com

冀公网安备 13068102000036号